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忙趁东风放纸鸢

破坏: 阅读:1003发表时间:2015-04-11 22:04:59

【笔尖】忙趁东风放纸鸢(散文) 今夜的月绵长,像首婉转悠扬的歌,天上星稀,野地里浮着一层薄薄的白雾,如梦如幻,草钻出地面,虫爬过脚背,一切都那么真实。
   我睁开了眼,初春的夜幕有着独特的宁静,就这么安详地躺着,背靠土地的踏实感,让我的心亦如今夜的星空,我听到了横笛的声音,在这宁静的夜里,很清凉,河边的风里透着艾草燃烧的气息,我起身,穿着麻制的白色长衣,赤着脚,然后与你不期而遇。
   是那张在梦境中重复过无数次的脸,是那个仿佛看透这世间千万事的孤寂的背影,“高鼎”,我轻唤一声,怕你会突然消失,我看到你握笛手指的微动,你一定注意到了我,不过,我很意外,你和梦中的人不一样,梦中的高鼎是白色长衫,你穿的却是一袭黑袍,黑色蔓延在夜色里,“你喜欢什么?”我没想到你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我以为你会问我是谁‘也许是纸鸢吧’曾在院中听到学堂里的孩子放,可我不会……
   沉默,风送来烧艾的味道,我看到你身旁还在飘着轻烟的艾草堆。
   你说:“丫头,过来这边,我教你。”
   没有考虑过我于你只是个陌生人,没有考虑过现在是空气中还泛着凉气的夜晚,只是不发一言,就那样走向微笑的你,磊落光明,父亲在时也从未教我放过纸鸢,你拉着我跑,在这样清明的夜下,抛去尘世的三从四德,抛去授受不亲的刻板教条,忘掉桃花谢时便要入府为妇,我的脚那样真实地感受着这片即将苏醒的土地,感受着草芽扎脚掌的微疼,风扬起纱般的雾吹过我的麻质白衣,那般地如梦般柔美,你爽朗地笑了,摘下我束发的带子‘让它们和现在的你一样自由’我也跟着笑了,笑得动人,没有鲛帕的遮挡。
   我能感受到你手心的干燥与温暖,跑在安静的夜里,直到空气中的艾味淡去。“开心吗?”我笑而不语,你问我,“知道辛追吗?”我却摇头,那样的女子,爱得磊落痴情,我怎会不知,但我想听你给我在月下讲一段女子的故事,你说,她很美,很美……
   我牵着你绣着流云的袖边,粗糙的触感让我知道这一切都那样真实,看着你沉默的背影,映着即将大白的天哈尔滨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边,其实黎明是另人讨厌的吧,一前一后,你带我回到了河畔,你说
   “现在是什么季节?”
   “是夏天吧!”
   “傻丫头,是春天啊!”
   “你怎么知道的?”
   “你看”抬手指处,落红成阵,十里桃花,不知间,天竟破晓了吗?从桃花林里走出几个孩子,学着先生摇头吟着‘草长樱飞二月天,拂提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我看到你嘴角的浅笑,一幅温文尔雅,那几个孩子应是看到了你,脆生生地叫了声‘先生’,看到陌生人,下意识地躲到你身后,却发现早已是十指紧扣,“他们只是孩子”听到你这句话的却觉得尴尬,我几时竟也在乎这些没有血肉感情的刻板教条了,便站在你身旁,看着这些天真自由的稚嫩脸庞,现在的你,也许真正离甘肃哪里治癫痫病好开了那高高的庙堂吧,我有个冲动,“我想看你穿白袍的样子”学堂先生,该是这样的吧。
   你沉默了……
   天大亮了,月光淡了,雾散了,我该走了,突然怕极了这无边的沉默,转身,走向那十里桃花里的村子,院里的牲畜该添食了,回身望望你,却发现你和昨夜一般,负手立在河畔,身旁有燃烧艾草的轻烟,只是,一身白袍显眼。
   耳边似乎有人吟着“忙趁东风放纸鸢”,我翻身,却摸到枕上被泪水染湿的艾草,又是梦吗?
  

共 12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本文标题:【笔尖】忙趁东风放纸鸢

本文链接:/bbdh/99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