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四月,猝不及防_1

无破坏:无 阅读:909发表时间:2019-04-25 16:46:28 摘要:四月即将结束,我没有赴约,梨花落在心上,一夜之间,白了头。春天总是这样,在人猝不及防的时候,寒潮来袭。    四月即将结束,我没有赴约,梨花落在心上,一夜之间,白了头。春天总是这样,在人猝不及防的时候,寒潮来袭。   ——李晓东   一   两周前有人给我打电话,一女的。她说:“丫丫,你猜我是谁?”说实话,我最怵电话那头的人让我猜她的姓名。同学、亲戚、学生、学生家长……我怎么能凭声音猜出对方姓名呢?我二姐有回换了号码,我听了半晌才知道是我的亲姐姐。吐了吐舌头,没敢说,怕找打。   她听我嘴里捣蒜,直接自报家门:“我是串串!”啊,串串,那个大长腿红脸蛋手脚粗大的女孩模样立即浮现在脑海里。串串是我的小学同学,住在三队涝池畔。放学回家,都要路过她家门口。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串串亲妈死了,后妈进了门。他们兄妹俩个子高,经常是裤腿挑到了小腿肚上面,上衣是补丁摞补丁。串串脸上两坨黑红,干巴巴的,无论何时都带着自卑和羞怯。我们从来没有进她家院子玩耍,她不敢带同学回家。他的哥哥跃进眼睛高度近视,配不起眼镜。有回跟丧事,夜里出主家门电灯耀花了眼睛,一脚蹬空,从邻家废弃院落的崖畔上掉下去了,十几米高啊。可怜的他,爬起来后,没走几步,又一脚踩空掉进了窖里,多亏没水。直到第二天中午,他的呼救声被放羊老汉听见,才把苦命的他救出来了。   串串小学毕业后,没有意外地辍学了。听说给人家看娃当小保姆去了,在哪里?给谁看娃?我们是孩子,上学,工作,哪里知道打听关心她?她今天打电话,实实在在出乎我的意料。她告诉我,自己嫁到了西安三桥,15年拆迁了,今年回迁,一儿一女,儿子都上高二了。她女婿经常参加同学聚会,她心里十分羡慕。她说:“丫丫,我经常怀念咱念书的时候,想念咱村里那些娃。你来西安了,咱们好好聚聚……”   猝不及防的惊喜,让我激动了半天。为串串好的归宿高兴,为她顾念着同学情高兴。那么多同学,有几人还在这薄凉的世界里心存真情活着?曾经的发小,身处繁华,在我同年父母去世的那一年,街上遇见了我,冷漠的连声招呼都没有打,更别说安慰了。可我关系一般化同学,竟然这么惦记着我。   小时候,我和串串都学过一首儿歌——《植物妈妈有办法》:蒲公英妈妈准备了降落伞,   把它送给自己的娃娃。   只要有风轻轻吹过,   孩子们就乘着风纷纷出发   ……   岁月的狂风,将我们吹得四零八散,我们如蒲公英一样四海为家。历经苦难,串串不管飘落那里,都像蒲公英一样匍匐地上努力生长,以爱和温暖回报世界。   二   昨夜风雨交加,盼望已久的春雨终于在四月中旬珊珊而来。但是,我没有期待已久的高兴,反而一夜都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因为睡前得知,我曾经的学生离婚了。   她是我二十年前的学生,那时她一头绒绒的黄头发配着萌嘟嘟的粉脸蛋,名副其实的黄毛丫头上课凡回答问题就脸红。她学习特别优秀,中考成绩位列全县前100名,却因为姊妹多家境贫困,选择去了乾县师范,可是求学两年后师范包分配的政策取消,她毕业即失业。当时一个姓阎的女孩从师范中途退学,回来继续上高中,很快考取了西安邮电大学。可是,我的学生,从此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后来,我无数次反省她的个选择,也问自己,她的命运,是时代的错?是家庭的耽误?还是我们当时把困难,想得太巨大了?   再次见到她,很偶然,街道药店门口有个小姑娘。穿着花夹克,扎漂亮的小辫,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让你想起林间晨雾中的小鹿。我喜欢的不得了,抓着她拍照,店里出来一个人,小孩回头喊妈妈。抬头的一刹那,我们都呆住了,是她,我心心念念的学生。站在街上,我们聊了很久。她结婚了,一儿一女,婆家和女婿待她都好。“老师,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这一双儿女好好读书,把他们培养成人!”她的话,我懂。眼泪在我们彼此的眼眶里打转转。我心里默默祝愿她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后来的几年间,也经常见面,她家那虎头虎脑的小子也常常出现在她的微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微信里没有她的消息,我想她大概换手机,换号码了,反正在县上,都能联系上,也没有在意。   前几天跟事,偶然听到那谁跑拼座,跑着跑着心跑了,跟媳妇离婚了。听那男的名字,怔了一下,但心存侥幸,世上重名重姓的人多了去了。他俩离婚,不可能,我的学生多优秀,还配不上他?他还敢胡成?   可是,竟然是真的。前年冬天他们离了,女儿判给了她,儿子归男方抚养。男方早已娶妻生子,她独自带着女儿熬日子……她一次次认命,可是命运何曾一次饶过漂亮优秀的她?命运的陨石只会一次次碾压弱者。   当男人湖北专业治疗癫痫医院出轨的消息猝不及防摆到她面前,我不敢去想,她如何接受,如何收拾残局。每一个协议离婚的家庭后面,都有一些受伤害最深的人。然后在生活的苦海中,她们只能奋力地游啊游。旁人,束手无策。   早晨起来,残红一地。“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李煜的《相见欢》涌上心头。   三   昨完成八点上第一节晚自习回来,顺手拿起手机刷屏,结果大吃一惊,杨林生病了,而且是很凶险的主动脉夹层动脉瘤。心中惶惶不安,怎么可能呢?浓眉大眼英气逼人的他,开朗爱笑的他,其模样老是在我面前晃。   两周前,他和我微信聊天。他发了孙子骑在他脖子上的一段视频,他和孙子都是毛蓝短袖。他笑着说,古人讲究“坐夜”原来就是“孙子坐到爷头上”,视频里还能听到儿媳妇在一旁哈哈大笑,一家人其乐融融。他告诉我六月份他二小子结婚,邀请我来喝喜酒。他又乐呵呵地讲,老二结婚后,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可是,现在他却病了。看着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山东医院治疗癫痫最好的方式的他,看着照片上全身插满管子的他,还是难以置信。   认识林,还是因为写文章。他的文字细腻优美,感情真挚,彰显了八十年代老牌高中生坚实的基本功。他命途多舛,童年时代母鸡西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亲因意外离世,丢下他和奶奶、父亲、弟弟。多亏大大的和婶娘爱护有加,杨林才读完了高中。杨林高中毕业时奶奶已经离世,家里三个男人首先吃不到嘴里,杨林很快成家。其实,他复读一年,很有可能考上大学。可是,他的读书生涯结束了。   杨林很多次跟我谈起他的高中同学,这位在那个单位工作,那个担任单位一把手。杨林的羡慕遗憾,溢于言表。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在农村奋斗的艰辛,来自贫苦之家的我深癫痫药物的剂量如何调整有体会。更何况,他担负着一家老小的日子。种植烤烟,侍弄苹果园,栽植桃树,种麦种玉米豆子,他在土里刨食。后来兼任了信合的信贷员,经常是白天跑业余,半夜起来和吃苦耐劳的妻子在地里干活。父亲渐渐老去,弟弟没有成家,两个儿子要上大学成家……所有的难所有的苦所有的累,都是他和妻子扛。   四年前的秋天,他给弟弟盖了新房,了却了一件心事;他给大儿子买房成家立业,又在房价未上涨之前贷款为老二按揭了房子……日子稍微好点后,他终有机会拿起笔,开始写散文,圆他的文学梦。在他的文字里,我走进了他家的烤烟楼,闻到了林奶奶炊烟袅袅中的饭菜香,在吱吱呀呀的辘轳声音中喝到中清洌洌的井水,认识了他那善良的二叔一家……   当杨林感叹自己没有如其他同学端上铁饭碗时,我安慰他,如果你在外工作,哪会有俩儿子?计划生育政策早都把你开了。再说,扔下一家老小,你在外奔锦绣前途,依我对你的了解,你一辈子良心也过不去的。他沉默了一会说,的确如你所言。   大家都忙,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仅有的几次都是县文联组织的活动时见到彼此,文友们打趣他是“帅老汉”!   可是他突然生病了,心脏上的大病。实验中学的林老师是我们老乡,素未谋面,他的文笔真实深刻,他也很喜欢杨林的文字。林老师多次说,要和杨林、老姚、老席跟我,坐在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可是二十多天前,林老师体检中查出来动脉瘤,几天前才在交大一附院做完手术……   我就想不通,血管瘤是个嘛东西?为什么就盯上了这些才五十来岁的人?善良清醒的林老师,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给我解释这个病的情况,让我爱惜自己身体,并且带去对杨林的祝福。末了,他在电话那头喟叹:“我弟兄俩命怎么这样苦,都摊上了这病!”我无言以对,只能叮嘱他刚做完手术,千万不能感冒了,定时复查,按时吃药,一切听医生的嘱咐。   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到。当猝不及防的消息传来时,我们都感叹,告诫自己,爱惜身体,活在当下。可是当痛苦随着时光渐渐流逝,他人尖锐的痛苦慢慢没有那么刺人时,我们又周而复始开始了辛劳的生活:用百分之二百的劳动换取更好的日子,为孩子的房子车子攒钱,为老人养老自己节衣缩食,对自己能省就省……伤疤愈合了,疼痛抛到了九霄云外。我们就如驴拉磨一样,在人生的圈子里周而复始地转啊转。   直到有一天,无常的齿轮抡向自己,我们后悔,为什么许多事要等未来呢?为什么不从今天开始呢?   天空湛蓝,柳絮飘飞,樱花凋落,倏忽间已是晚春四月,美好的春天又一次走到了尽头。亲爱的,让我们爱惜自己,爱惜生活,不管我们曾经身处逆境,还是现在深陷泥淖,都好好生活。当命运猝不及防袭来时,我们少点遗憾…… 共 34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