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自焚的大姐


   大姐什么人的话都听,就是不听十伢的话,反正是十伢的好话坏话她都不听,虽然不听,但姐弟还是情深的。
   这天,大姐不知怎么的居然回到了家,一进门就问:“老十呢?老十呢?”
   十伢正好在家,听到大姐的声音,忙说:“姐,十伢在呢!”
   大姐说:“姐是顺带偷偷躲回来的,没时间,我只问你,你怎么又在胡闹呢?那苏大道士是我的常客,他来到我那里,我看他被打的好可怜,能让他们三个人互打架,你打我、我打他、他打你,我猜就是你使的绝作,天底下还没有人能想出这样的绝主意。我也没有揭你的老底,你毕竟是我的弟呢,但他们几个都是名人啊,除了苏大老爷,他们几个哪个不是有名的主呢?还有那苏瞎子、苏斜眼、苏冷面,他们三人虽然做错了,不该作弄我们老五,但你也可以让他们把东西退回来呀,你未免把他们也作弄的太惨了吧!”
   十伢记得,这是姐第二次回家了,距离第一次回来,已有好多年了。十伢也知道姐回来一次,那么困难,肯定是自己前几段时间作弄了苏神仙、苏小黑、苏大道士三人互相打架的事。
   “姐,你的心肠太好,这些黑心肠的人,他们三十初一都巴不得有人生病有人死亡呢,贪的吃下骨头都不会吐,你还想让他们吐肉呢!”
   “你问都没问,怎么就知道人家不愿意呢?你做事就是吊儿郎当,不计后果,只顾自己痛快,却不知道自己在到处树敌呢!”
   “姐,你也那么可怜,受的苦还不够么,还要帮这些黑心肠的人操心操肺的,你也看看你自己过的什么日子啊!”
   “十伢,我现在虽然身居妓院,但我很知足,我毕竟是因为自己家穷,被转手卖到了开心楼那里的,已经有吃有喝,有玩的有乐的,衣食无忧,鸨妈妈对我很好,我还有点感谢把我卖进去的那个女人呢,不是她,我能在一个那么富丽堂皇的地方生存下来?也感谢鸨妈妈,是她让我学习唱歌跳舞、弹琴唱曲。我有什么可怜的?什么也没有,我光鲜我知足,虽然没钱拿回来周济你们,我也不敢偷偷留下私房钱来周济你们,但没拖你们的后腿,没让我饿死,没让我出去叫化,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妇人生来就是男人的一件小褂,想穿就穿,想脱就脱,我们女人就是那么一回事,难道你还想让我过上苏大老爷那样的日子?那是苏大老爷啊,是几万苏家人的大老爷,我们姓张,是小姓,才几十人,不及苏姓一指头,我们是傍着苏大老爷过的好日子,我们要感恩,不能忘恩负义,甚至忘了本!十伢,姐不是说你,你真该收收你的性子,再惹事生非,姐就怕你连命都搭了进去!”
   “姐,你就没哭过没恨过,你就没碰到坏心眼的男人,使着劲百般地整你?”
   “男人花了钱使着劲玩,那是他的事,姐吃饱了喝足了就行,那怕他哪一天要杀我,我在一天,就很知足,何况姐还收了别人的钱呢。再苦再累,姐有怨也不能怨,想哭也不能哭,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姐都劝你多次,十伢你就是不听,在张家这个家,姐最操心的就你,宽脚七,我都放心,反正他饿了会出去讨,只要他讨,就不会饿死,你呢,你不会饿死,却任性地使小聪明作弄别人,到处树敌,让别人记恨你,还真的让姐操心死了!”
   “姐,你真的是该操心的不操,不该操心的又去操,不是瞎操心么?姐也管不了弟,弟也管不了姐,我们还是各管各的罢!”
  
   二
   这个大姐,十伢还真拿她没办法。
   十伢长到十来岁,大姐就已在鸨妈妈那里了。那时,父母年老,大姐最大,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大姐就被三担谷卖给了一个财主,因大姐老实,又漂漂亮亮,财主好色,买来的丫头口上的肉,不免对大姐动手动脚,财主的老婆看不过,打了大姐几次,大姐哭哭啼啼的,最后把大姐卖到了一个叫开心楼的妓院。
   十伢第一次去开心楼看大姐的时候,只能站在门口远远地偷偷地看,他看到大姐一身的新衣新服,高高兴兴的样子,比在财主的家好多了,不免也为大姐高兴。时间久了,大姐看到长高了个子的十伢隔三差五地去看他,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弟弟妹妹,也不免牵挂,便拿了几棵糖,借机走了出来,递与十伢,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十伢一一地都告诉了大姐,并问:“大姐如何治疗原发性癫痫病,你怎么不回家了呢?”大姐说:“十伢,大姐是被卖给鸨妈妈的,鸨妈妈不让大姐回家呢。”从此,十癫痫病患者的寿命会不会很短伢非常恨鸨妈妈,把个鸨妈妈恨得牙痒痒。时间久了,十伢知道了鸨妈妈的很多情况,知道了她的老家在哪里,也知道了她的女儿嫁在哪个地方,一连几年,十伢还不见大姐回过家,有一次,十伢看到大姐的时候,便拉着大姐要她回家一次,说爸妈想她了,再不回去看下,爸妈就要进土里去了。大姐说:“十伢,大姐是被卖到这里的,是鸨妈妈的人了,大姐不管去哪里,都要她答应,不然,大姐走了,鸨妈妈会把大姐抓回来打个死去活来的。”
   这时,正好鸨妈妈出来有事,见了他两个,不由地抓住十伢,说:“哪里的野小子,毛都没长一根,穷的屁都不如,凭你那根葱样雪白的小鸡巴,就想在这里混,还早呢?”说完,鸨妈妈便向十伢一耳刮子打去,打得十伢哭哭啼啼的,大姐只好把十伢一推,说了句:“快回家去,再不要来了!”大姐说完便进去了。十伢见大姐进去,只瞪着一双眼怒视着鸨妈妈,见鸨妈妈举起拳,转回身,就跑了。
   十伢回到家,想起这个鸨妈妈,越想越气,总想报复一下这个鸨妈妈,巴不得把她大卸八块,置之死地而后快。他想来想去,我打不过她,但我一定要整治她一下!
   第二天,他起了个早床,爬山涉水来到鸨妈妈的女儿家,对她的女儿说:“你妈妈得了个急病,突然死了,要你快回家去!”她女儿一听,当时就哭了起来,十伢忙跑到妓院那里,找到一个穷小伙,给了他一块糖,对他说:“你去给鸨妈妈递个信,说她的女儿死了,要她快点赶过去!”那小伙见有糖吃,果然依了十伢的话在妓院的门口,对守门的人说了。不多时,十伢见鸨妈妈哭哭啼啼地出来,一路向女儿家哭去。
   十伢跟在后面,见那鸨妈妈一路走一路哭,只见远远的鸨妈妈的女儿也从对面哭来,十伢便远远地藏在路边,她们母女哭着见面,一下子莫名其妙,都问:“怎么了?”都摸摸对方,知道不是见鬼,母女俩不由地抱头痛哭起来,哭后又大笑,骂道:“哪个天打雷劈的,下贱该死的东西,竟然这样作弄起老娘们来了?竟让咱娘俩一个哭进一个哭出?”
   藏在路边的十伢听了,不由地大乐了起来,就差点拍手大叫了。
  
   三
   大姐终于知道了鸨妈妈母女哭进哭出的事件,听说把信的小孩有一个是眼睛大如铜铃的孩子,大姐一猜,怕是十伢,她知道十伢人虽小,但鬼眼子特多,加上鸨妈妈又打过他,还知道鸨妈妈不让自己回家去,所以,这事不是十伢才怪。
   这天苏甲老爷,叫上了大姐,邀约几个朋友一起到白云寺去玩,大姐被卖出来以后,还一直没回过家,正想回家找十伢一次,便答应了。
   那天,大姐刚一出来,坐上苏甲老爷的车,便说:“老爷,我很久都没回过家了,我虽然是卖出来的,但奴家还是有父有母、有弟有妹,我难得出来一次,求老爷弯一点点路,路过我家,我真的感激不尽,终身记下老爷对我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的大恩大德!”
   这苏甲老爷一听,抱住大姐,在她的香吻上亲了一下,说:“不就是弯了一二里路么,只要小心肝多听老爷的话,老爷我怎么会委屈你呢?”
   于是,策马便往张家窝,一到张家窝路口,大姐便对苏甲老爷说:“老爷请稍等,我下去一下子,马上就来!”大姐说完,便跳下车,向自己的家走来。她已出去多年,这次还是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茅棚依旧,旧景依然,只是门前她带着十伢亲手栽的那棵桃树,已长大成林,满树的桃花竞相争艳,在茅棚前自成一道独特的风景。十伢正好背着一捆柴从山上下来,他只顾低着头一路向前走,抛下柴,只见前边来了一个亮丽的女人,张家窝从不曾来过这么亮丽的女人,他抬头一看,见是大姐,高兴地大喊一声:“大姐,你回来了?”说完,人便跑了过去,来不及擦下汗淋淋的脸,一手抓住大姐。
   大姐知道时间不多,忙问:“十伢,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呢?”
   “都出去做事去了,就我一个人在砍柴。”
   大姐听了,噢了一声,不免有点失望,好不容易回家一场,那么多的亲人多年不见,却都已不在家,她只好抓住十伢一手牵着他,向茅棚里走去,茅棚内泥墙依旧,锅灶依然,未见新的什物,几张床还是用砖块垒起来再在上面搭几块木板做的,凳子也还是自己在家时锯的几个木头,所有的衣服都堆在一块木板上,大姐看看床,被单那么的乌黑,闻闻,有一种霉味。大姐想起自己现在的生活,自己纵是下贱,但锦衣玉食无忧,不由得抽动了一下鼻子,眼泪掉了下来。她知道苏甲老爷在外面等着,只好忍住眼泪,拉着十伢,一掌向十伢打去,恨道:“十伢,整的让鸨妈妈母女哭进哭出的人是不是你?你别不承认,她女儿说了,就是一个大眼睛的孩子,你素来又不喜欢鸨妈妈,这肯定是你!”
   十伢知道大姐心痛自己,便点了点头。
   “冤家,幸好鸨妈妈不知道是你,要是知道,她不找人来打断你的腿才怪,这样缺德的事,你也能做么?以后你再也不能去我那里了,免的她认出你不让你走,她有好几个打手,随便哪个都可以抓住你打你一顿。大姐特地回来告诉你呢,就是怕你再去,让她认了出来,那时你跑都跑不掉。鸨妈妈虽然对我很好,但她打起那些不听话的妹妹来,打哪一个不是往死里打皮开肉裂的呢?”
   十伢见大姐的一张泪眼,只好点了点头,连连喊:“姐!姐!”大姐蹲了下来,拉着十伢的手,说:“十伢,听大姐的话,鸨妈妈不许大姐回来,是因为咱们家穷,大姐已经被卖给她了,就像你刚才背的一捆柴,你卖给她了一样,这柴你是不能再要回来的,懂吗?”
   十伢点了点头。
   大姐在身上搜了搜,搜不出什么,只好把头上的一个银发夹取了下来,交给十伢,说:“我的东西都是鸨妈妈收着,拿不出来,这个发夹,也能兑上几文钱,拿去换点有用的东西吧。我走了,你千万要听大姐的话!”
   十伢又点了点头,大姐便站起身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泪不免又掉了下来,十伢追上,大喊:“姐——姐——”大姐挥挥手,不让十伢走近,便掉头走了。十伢一直追到路口,眼睁睁地看着大姐被一个男人抱住,亲了一下,爬上车,走了。
  
   四
   自那年初一,十伢整治苏大郞中苏神仙三人,在家见到了大姐一次。大姐自被卖出以后,十伢在家见到大姐也不过就是两次,第三次在家见到大姐时,已是多年以后,大姐的玉容不再,面容憔悴,满头的乱发,满脸的红斑,衣服虽然不脏,但不再是新衣,能见一两个小小的洞眼。她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袱,里边装着几件旧衣,回来了。这时,父母已逝,除了长脚五、宽脚七和自己外,其他的哥哥姐姐都已成家另过。
   大姐得了梅毒,是被鸨妈妈赶回家的,她不仅脸上已有红斑,全身都有斑诊,还夹杂浓疱。大姐求鸨妈妈留下她,让她做个下人,拖地劈柴都行,鸨妈妈不依,说:“不是我不留下你,实在是你这个病人不能留在我这里,你看,几个老爷都被你害了,特别是甲长苏甲老爷,那么好的一个人,也害上了,幸好他家有钱,治的早,不然他命都不保了,你还在这里,那些老爷们谁还敢来我这里?不是妈妈狠,你要不得这病,你就是老了珠黄了,因为你是个最听话的姑娘,最让妈妈心痛你,我也会养你到老,但你这病,妈妈实在是留你不得,我留下了你,这就是拆了我自己的招牌!你在我开心楼混了这么久,你也是懂得的。我也不赶你,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不是一直想回家吗,你就回家去,我也知道你为我赚了几个钱,但我把你买过来养你这么大,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也花了我不少的心血,你该享的福也都享过了,吃不到的东西,这几年你也都吃过,我也不要你的赎身钱,我现今还你清白,你想去哪里你就去哪里吧,要是你命大,你就找个如意郞君嫁了!”
   大姐想起那些被鸨妈妈打过的妹妹,一个被打的皮开肉裂,一个被丢到井里,还有一个被吊起来活活饿死,大姐都没有受过这些苦,她知道,鸨妈妈很好,对自己很亲,所以她很感激。现在,鸨妈妈要她走,她也没法,谁叫自己得了个这样的病呢?只能怪自己倒霉。她正准备去捡几件自己以前穿过的衣服,鸨妈妈却推着她说:“我的儿,妈妈带你这么多年,拿几件东西,给妈妈留个念儿吧,妈妈另外给你几件。”鸨妈妈说完,便丢下一个包袱,走了。
   大姐什么地方也不能去,只能回到父母生她养她的这个家。
   十伢见大姐这样,知道病情的严重性,但苦于家中一贫如洗,心中虽痛大姐,却也无可奈何。
   后来,大姐听到苏小黑也染上了梅毒,为了治病,把棺材铺都盘给了别人,还是没有治好,心里便难过了好几天,最后忍不住,对十伢说:“十伢,那苏小黑是我害了他,我知道我这辈了还不了他的情,但我不给他道个歉,我就是打入十八层地狱,我良心上也过不去,我必需要给他道个歉去!”

共 6865 字 2 页 首页12
合肥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呢?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

本文标题:【荷塘】自焚的大姐

本文链接:/gdwz/100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