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时光】亦可乘风

   蓝恩,你会害怕吗?活在这茫茫人世。   以后,当你听到风声,就等于看见我。   我叫程风,最初遇见那个女孩的时候,我才十七岁。她叫蓝恩,住在我家隔壁。很久以前我就认识蓝恩,只是彼此不说话。也许是出于青春期的懵懂与怀春,我们彼此在楼道里相遇时,脸上都会露出羞涩和腼腆,相对一视,不知是该笑还是该说话。每次我都暗自鼓起勇气要和她打招呼,但她看我的时候脸红扑扑的,马上就害羞地低下头去,然后匆匆从我身边走过。   一次蓝恩下楼去扔垃圾,被一帮流氓调戏,我出手制止。结果可想而知,瘦弱的我被三四个流氓按倒,一阵乱打,我鼻青脸肿不敢回家。那晚蓝恩偷偷回家拿了刚煮熟的鸡蛋,我们俩一起待在顶楼的过道,她小心翼翼地用鸡蛋给我揉肿痛的脸,看着我猪头一般的模样,忍不住偷笑着说:“不能打还逞强,这下可好,你回家怎么交代?”   一只手捂着半边肿痛的脸,看着她清澈明媚的大眼睛傻笑,她也看着我笑。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那晚,快10点钟我才敢回去。妈妈追问跟谁打架了,我不敢说出真相,只是撒谎说自己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跌倒弄伤的。妈妈不喜欢蓝恩母女,因为蓝恩的母亲未婚先孕,独自抚养蓝恩长大,母亲对这样的女人总是怀有偏见,认为她不是什么好女人,所以一再告诫父亲和我不准跟隔壁的母女打交道。   第二天早上,蓝恩站在她家门外等我。她看见我的时候,那双大眼睛里闪烁出喜悦的神情,我则急忙用手捂住脸,匆匆从她身旁走过,她略有失望地跟在我身后不语。等走出小区,我才敢回过头去看她。   蓝恩穿着深蓝色的校服,手里紧紧握着一只通红的苹果,她猛地抬起头看我,晨光微晕中,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含着泪花。她伸手把苹果递给我,然后对我说:“谢谢你昨天救了我!”   我连忙摇手:“不用谢!下次晚上下楼倒垃圾要小心点!”   “嗯!”她点头,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小声地问我:“你不跟我说话,是怕你妈妈骂你?”   “你,你怎么知道的?”   她用手抹了抹挂在眼角的泪,淡淡地说:“很多人都说我妈妈是坏女人,邻居总是提防我们,我已经习惯了。”   “蓝恩,你不要生气,我知道你们不是坏女人,只不过……”   “我知道,你不用说,我妈妈不是坏女人,我也不是。她只不过遇到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然后有了我。我知道她还是爱那个男人的,只是她不愿破坏他的家庭,所以才会带我搬走。程风,我没有父亲,但我不恨我的妈妈,她给了我全部的爱。”   我点头,看着她说:“蓝恩,以后,以后我来保护你,你不用害怕!”我说完,一边用手捂着我的肿脸,一边偷偷地看着她。   她露出了甜美的笑,开心地问我:“真的吗,程风?”   “嗯,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我用力地点了点头,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也许是十七岁青春年少的懵懂情愫,促使我对眼前的这个女孩一往无前的付出吧,我想,我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爱上了蓝恩。   虽然之后的日子里,我和蓝恩依旧装作没有交往,但私底下我们已经形影不离。放学的时候,我和蓝恩会特意绕远路回家,为的就是一起去附近一片荒废的空地捉蜻蜓,每到夕阳黄昏后,那片野草丛生的空地上总会飞着许许多多红蜻蜓,很少有蓝色的,而我偶尔能捉到一只蓝蜻蜓给她,放在她纤细的小手中,对她说:“蓝恩,你瞧这蓝色的蜻蜓多美,就像你的名字一样!”   “真漂亮!”蓝恩小心翼翼地将它捧在手心,然后又温柔地伸手将它放飞,看着它飞向天空,最后消失在远处赤红的晚霞中,她回过头来对我说:“它已乘风归去,永远都那么自由!”   我笑,然后拉着她的小手爬到废墟的高处,俯身看着远处的城市对她说:“天地如此辽阔,终有一天我们也会乘风而去的……”   她仰着头,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仿佛是在安静地欣赏一幅画,她嘴角微微上扬,低头说:“程风,无论你去哪儿我都要跟着你。”   听她说那样的话,我很开心,觉得自己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我多希望她一辈子黏着我。只是她永远不知道,这辈子不是她黏着我,是我在追逐着她。她就像那天空中高高飞翔的风筝,而线从来都不在我手上,我只能一路仰着头,追啊追,只为风筝俯身时也刚好能看得到我。这追风筝的人啊,双脚被荆棘划伤,走过歧路,翻山越岭,只为能让心爱的女孩每每回头都能看到自己罢了。   蓝恩,这个梦幻一般的名字,梦幻一般的女孩,已成为我一生不知疲惫的追逐,亦如追逐一场虚空的梦幻,北京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不知觉醒。高中如此,大学如此,我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想方设法地向她靠近,宛若飞蛾扑火,执迷不悟。   然而,蓝恩并没有读懂我的心思。虽然我们相处默契,但她并不如我所认为的那样也爱上了我,她只是像依赖哥哥一样依赖我,我在她生命中似乎已经不可或缺。然而,她开始恋爱了,她的初恋是在十七岁,那年蓝恩告诉我她喜欢我们篮球队里的阿木。当时我的手指冰冷,仿若身处极寒之境,那时我才明白,我所有以为的爱情其实不过是一场虚无的错觉罢了,我最心爱的蓝恩,她喜欢的是别的男孩。   “程风,你说阿木他会不会喜欢我?”她羞涩地问我。   我一阵心酸,原来她每次来看篮球时,看的人是阿木。我掩住心里的酸楚,苦涩地一笑:“当然会,你那么招人喜欢!”   “真的吗?”她笑得那么开心,突然又担心起来,低头问道:“学校里有那么多漂亮的女生都在追阿木,我和她们比起来一点都不出众。”   “谁说的?我觉得你最漂亮啦!”   “我哪儿漂亮啦?”   “哪儿都漂亮啊!”我急忙说。   “是不是真的啊?”她凑近看着我问。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感觉她那一双大眼睛似乎就要将我的心事看穿一般,心跳加速,急忙转过头对她说:“不如你给阿木写封情书吧!”   “可我不会写。”她为难地说,突然调皮地看着我说:“不如你帮我写吧!”   “这怎么行?你自己的情书干嘛要我帮你写?”   “我不管,反正你要负责帮我写情书啦!”   那晚我回去帮她写情书,当她把情书递给阿木的时候,她永远不会知道,情书里的字字句句其实都是我写给她的。   后来,他们开始交往,她十八岁的时候把初吻献给了阿木。   在以后的岁月里,她交往过不同的男友,但都不是我这种类型。我一直以为努力成为她所喜欢的那种男孩,说不定有一天她也会爱上我。只是我错了,她喜欢他们,只是因为他们是他们而已,不是可以模仿得来的,即便我再纯熟的模仿,她也不会对我动心。然而,和她相处的日子里,我们俩的那种快乐和默契总会令我误以为她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只是我没看穿,所以我对她,就像迷恋罂粟一样,明知不可触碰,还是愿意去尝试。   蓝恩和男友夏瑞交往两年后准备结婚,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我从未拥有过她,她从来就不是我的,终有这么一天我还是要失去她。为了争取和她多在一起的时间,我极尽全力的去迎合她的男友夏瑞,假装也喜欢打桌球,也喜欢吃火锅,也喜欢看足球……夏瑞不知道我和他并没有那么投缘,蓝恩也没有看穿我的小心思,我就那么夹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珍惜着和蓝恩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蓝恩,我巧颜虚伪地活着,不过是为了将爱你的这颗心掩饰得更深。不被你发现,才能离你更近。   我不知道我们究竟是种什么关系,或者说我根本就是多余的,而我无法摆脱。夏瑞以为我真的和他聊得来,以为我们有共同喜爱,和蓝恩约会时经常会捎带我。他们交往的日子里,我替他们拍照,拍下皑皑白雪下他们打雪球的身影,拍下他们看完电影后手牵手的背影,以及她为夏瑞庆祝生日的时候亲吻他的照片……   我刻意压抑对蓝恩的喜欢,故意假装喝啤酒看球赛,不关心他们窝在一起的亲昵……她从不知道为了能继续和她在一起我有多痛!这种痛如同毒药,麻木了我的神经,让我看不到生的希望,但又不能潇洒地转身走开。因为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习惯为她付出,默默地去爱她,默默地去承受那些痛苦。我知道感情的事不是你付出了多少,别人就会给予你多少,但对蓝恩,我心甘情愿,也不愿清醒。   一次聚会,蓝恩和夏瑞将雅柔介绍给我,他们觉得我和雅柔郎才女貌彼此登对,应该试着交往。只是她不会知道那次饭局我吃得多么心痛,我强颜欢笑,还要表现出对雅柔应有的礼貌。那之后我和雅柔并没有再约,这让蓝恩和夏瑞一度以为我是Gay(同性恋),只是他们不知道,我不是不喜欢女孩,只是在我的心里早就有了那个不能说的爱人,那就是蓝恩。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演技太好,还是蓝恩太傻,她一直不知道我的心。她问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时,我眼中流露出的伤痕,她从未察觉过。我知道,对于一个不爱你的人,想用你为她付出多少来感动她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我默默地为她付出,不是因为我真的需要个妹妹来保护,而是因为我爱她。我不想要她对我有亏欠,或者施舍给我爱情的回应,我宁愿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地感受她对我的感情,也不要那种求来的爱情,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小心翼翼,极度克制。   二十六岁的蓝恩,终于如愿以偿地和夏瑞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而我这个癫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局外人却成为了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陪他们一起拍婚纱照,给他们当伴郎,替他们挑选装修用的墙纸,接送蓝恩产检,再到孩子出世后我成为了孩子的干爹……   和蓝恩在一起的日子,痛并快乐着。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支撑着我一路走下来,或许只是因为我的生命里面不能没有她。我和她的关系有时就像一对情侣,除却男女之欢以外的情侣。   在我三十七岁那年,我本以为我会用尽余生来与蓝恩相伴,在我抵住父母催婚、公司领导和同事用异样眼光看我,以及同学结婚生子的压力后,我却意外地得知自己患有末期肝癌。那天我异常地平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吹着拂面而来的风,感觉到的不是晴天霹雳,也不是痛苦和悲伤,反而是某种释然。如果一个人带着明知永无结果的悲伤心境苦苦活了那么多年,也就不会为突如其来的死亡宣判感觉到痛苦和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靠谱恐惧了。我明白,即便活下去,亦不会有更多的精神寄托和盼望,活着,只不过是因为活着而已。   第二天晚上,我精心准备了一切,慎重地和蓝恩约会。这是我生命中,唯一一次以男女朋友身份的约会,不再是兄长、哥们儿、男闺蜜。   蓝恩虽然好奇我为何要准备这次约会,而且是单独邀请她一人赴约,但她还是穿着我送她的黑色吊带裙来见我。我在靠近海边的一家餐厅订了一桌饭,都是她爱吃的菜。她如初般的美好,如同我第一次见她一样迷人。我喜欢她穿黑色的吊带裙,给人一种简洁的美感,为了搭配她的裙子,我挑选了一身自己最喜欢的英式黑西服。我还精心准备了一束红色玫瑰花,这是有生以来我唯一一次送玫瑰花给女孩。   餐桌上的蜡烛特意换成了地中海蓝,今晚的一切,符合我所有期待的,因为我要用它作为我们最后的告别,盼余下的时光每每想起今晚,都能感觉到它的美好!   蓝恩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要单独请我吃饭,还不让我告诉夏瑞,搞得神神秘秘的!”   我边喝着红酒,边淡淡地笑着说:“你猜。”   她笑:“是不是有什么要庆祝的?你升职啦?”   我摇头。   她眨了一下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然后问:“中彩票啦?”   我继续摇头。   她想了想,突然瞪眼惊叫起来:“你……你不会是找到你爱的那个人了吧?!”   我低头依旧是笑,却不作答。   她见状,急忙伸手摇晃起我的手臂,迫不及待地追问:“到底是不是?是不是嘛?你快说啊!”   我抬头笑,然后对她说:“我早就找到我爱的人啦!”说完这句话,我在心底接着说:只是她没有找到我而已……   她看着我,目瞪口呆,似乎发现了新大陆:“天呐!真的嘛?我和夏瑞还一直以为你是不是同性恋,没想到你早就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啦!她是谁?高中同学,还是你公司里的同事?程风,你快告诉我啊,我好奇死啦!”   我看着她只顾拼命追问我,连嘴角沾了牛排的酱汁都不知道,便拿起餐巾,轻轻替她将嘴角的酱汁擦拭干净,然后温柔地看着她说:“蓝恩,我想,我要对你食言了。”   “什么?”她诧异地望着我。   我笑了笑,轻轻将一块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然后风轻云淡似的说:“我说过要保护你一辈子,不过现在不能了。”说到这儿的时候嘴里吞下去的那块牛排都觉苦味,一股呛人的悲痛袭向胸口,酸痛的眼睛就要忍不住流出泪来。我急忙端起酒杯仰头喝下一大口红酒,这才强忍住泪水,我不想让蓝恩看到我的痛和伤。   她永远不会知道悲伤才是我生命的底色,那些她所以为的快乐和阳光只是我生命中伪装的颜色,我并没有她所认为的快乐和坚强,之所以要伪装自己,只是因为害怕她看到我心底的悲伤转身就逃。   我是一个虚伪了生命的人。   看着她惊愕的表情,我微微一笑,然后说:“我要去美国了,蓝恩,对不起。以后我不能保护你了,希望你能幸福。”   我亲爱的蓝恩,她永远不会知道我去美国的那段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我用余生的一年时间来缅怀和她一起的日子,我离开她,是不希望她看到我的病痛而伤心,对于即将逝去的生命我并不感到伤痛,我的伤痛只是来源于生命里没有了她。   风筝伊春癫痫病严重吗越飞越远,我已筋疲力尽,我追不到了……追不到了……   我断绝了一切和她的联系,生命里的每一天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不知道她是否已经习惯了没有我的日子。   在我三十八岁那年,我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属于我的世界,带着我心中的秘密,带着深爱蓝恩的这颗心,一起告别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于我而言只有无尽的悲凉,除了蓝恩,那一抹令我无法释怀的暖色。   蓝恩,你会害怕吗?活在这茫茫人世。   以后,当你听到风声,就等于看见我…… 共 51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本文标题:【时光】亦可乘风

本文链接:/gkzw/100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