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真人视讯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升官记

二十年前王荣家中一贫如洗,三间土坯房百孔千疮,三家人在厅堂里煮饭,柴火灶烧的是干草和树枝,一到煮饭时间,整个厅堂成为青烟弥漫的战场,呛得人坐不住。
   王荣对面那家是王湖州,比他大两岁,矮矮的个子,干柴一般枯瘦,包养了一口鱼塘。
   现在王湖州发了,在大路边造起了两栋大别墅,外形设计得精巧别致,里面装修得像星级酒店似的。
   如果说王湖州是富了,那么王荣则是贵了。
   王荣与王湖州是堂兄弟,一个太公的。在农村,堂兄弟间也是有竞争的,既是兄弟也是对手。
   卖完鱼后,王湖州骑着摩托车轰隆隆开回家时,王荣则在家里端坐着,有两三个要债的,凶凶地嚷嚷着。
   王荣垂头丧气坐在矮竹椅上,嘴巴还死硬死硬的,面对咄咄逼人的债主,他不慌不忙,反驳了一句:“大家都欠过债,你没有欠过债吗?”
   “我是欠过债,但我会负责任!”债主火了。
   “我也会负责任!”王荣理直气壮。
   债主龙飞哑口无言,带着两个人气呼呼地走了。
   过年都没钱,晚上王荣就去王湖州家借钱。王湖州正在吃饭,他刚想答应,他老婆拉下个脸,说道:“哪还有钱!几千块钱全买摩托了,还欠林古五百,这个年都不要过了!”
   王湖州尴尬不已,只是嘿嘿地傻笑着。
   王荣怒火中烧,但强忍着。第二天下午去了圩镇林古店里,林古是本村先富起来的代表,是溪水镇上最早卖摩托车的。
   林古正在忙忙碌碌招呼着客人,过年前摩托车生意好得很,一下子卖了两驾车子,一驾红色的男式车,一架白色的踏板车,他在数着一大沓厚厚的钞票,王荣傻愣了好久,涨红了脸,编了个谎对林古说:“我爸爸前两天摔了一跤,摔断了腿,要住院治疗,能不能借三千块钱周转下?”
   林古殷勤地给王荣泡水倒茶,任凭王荣好说歹说就是一言不发,末了,故作惊讶地问了句:“咦!你爸今天早上不是到镇上卖菜吗?这么快就好了?”
   王荣瞠目结舌,支吾道:“好了,好了,他带病上街,带病上街……”说完,脊背汗都出来了。他仓皇撤退,临出门前许龙飞猛地撞了进来,两个人一打照面,四眼瞪得溜圆。
   龙飞当着林古的面冷嘲热讽:“哼哼!王荣,你三千块钱欠我都两三年了,大家要都像你这样,我批发部早倒闭啰!”
   许龙飞是开副食批发部的老板,王荣前两年在村头开过一个杂货店,赊了他几批货,后来连吃带赌,生意倒闭了,欠下不少外债,包括龙飞的三千元。
   店堂里有人嘻嘻地嬉笑着。
   王荣脸上像被人抽了,耳根发烫。
   离开林古的摩托车店,他的心情特别沉闷。村道弯弯曲曲的,还有不少土坯和石块,他一不小心,脚磕到了一块坚石,猛地滚到了路旁的水沟里,全身都湿透了,冻得瑟瑟发抖。
   一天,在一个牌桌上,龙飞正在赌着。王荣恰巧路过,刚好被龙飞一抬头看见了,见躲不过,他满脸堆着笑,鼓起勇气向龙飞解释:“那钱实在不好意思,今年尽量还上!”
   “什么钱?”
   “三千块,批货的呀!”
   “噢!噢!噢!没有了,没有了,那次林古还了,他帮你还掉了。”
   王荣心头一热,眼泪都要下来了,他直奔林古的摩托车店,颤抖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好着声音问:“龙飞的三千你帮我还掉了?”
   林古正在整摩托车的螺丝,扳手咣啷一扔,点点头,淡淡一句:“是,还掉了。”
   王荣感到一股暖流从心里奔涌上来,他再三邀请林古到阿英的酒店吃晚饭,林古想都没想,就爽快地答应了。
   阿英酒店是溪水镇一处幽静的就餐场所,院子宽敞,停车方便,院内有两棵大枫树,环境优雅。这里的农家菜富有特色口味好,价位又实在,所以特别吸引人。
   林古到店内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磨蹭了好一会才出来。开车带着王荣去了酒店,进入店门,径直走进一个小包厢。
   王荣不解,问:“两个人要进包厢?”
   林古神秘地笑了笑,说:“还有两个哩!”
   两人喝了一会茶,王荣正想说几句感谢话,刚一张口,林古挥手给打住了。这时,院内传来汽车停落的声音,他赶忙出门去迎接,很快领进来两个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林古指着高个子向王荣介绍道:“这是公安局长陈志平,我表哥。”接着又介绍矮个子:“这是溪水镇肖镇长肖斌,我的老朋友。”
   “小兵一个,小兵一个,哈哈哈!”高胖的陈志平很是随和,打起了哈哈。
   瘦矮的肖斌毫不在意,回道:“嘻嘻!在你面前,我本来就是个小兵哦!”
   林古一笑,恭维道:“肖总,你现在是溪水的最高领导人了!”
   “嘿嘿!千万不敢这么讲!”肖斌挥了挥手,脸上笑开了花。
   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六个主菜,四个小菜,一大盘汤。四个人都不喝白酒,只喝了几瓶啤酒山西儿童羊癫疯哪家医院好。吃着喝着,气氛开始活跃起来,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唯独王荣极少发话,别人说什么,他也就跟着笑一笑。
   又敬了一杯酒后,林古开了腔,他拍了拍王荣的肩膀,非常庄重地对肖镇长推荐道:“肖镇长,这是我的一个亲戚,也是很好的朋友,叫王荣,比较有才,只是近年来做生意不太顺,你看能不能给安排个事做做,混口饭吃?”
   镇长肖斌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王荣心里怦怦直跳,他端起茶杯不停地喝着,以掩饰内心的紧张和不安。
   林古看这情形,就单刀直入追问道:“肖镇长,到底行不行啊?”
   肖镇长上月在城里买了房,花了四五十万,钱不够,前天向林古借了三万,人情还是有的,但人事问题不是小事,怎么来安排?安排到哪里去?这很是费脑筋的。
   他嘴唇翕动了两下,“这个……这个……”便没下文了。
   公安局长陈志平火酒杯一顿,眼一瞪,抢白道:“老肖,我表弟的亲戚,也就是我的亲戚,这点小事你都办不了,还当什么鸡巴镇长?”
   陈志平和肖斌既是同学又是战友,关系非常铁,要论级别,陈志平还挂着副县长,权大势雄。此外,他还是县委书记李政耀身边的红人,肖斌不敢不给他面子的。
   肖斌眼珠子一转,哈哈笑道:“没问题!没问题!志平,我这不是在考虑吗?人可以进,但不知放哪里好?”
   他转过头客气地征询王荣:“要不你先回村里去,搞个子村干部先干干?比如会计兼村里的治保主任,怎么样?”
   王荣心中一喜,正想应承,身边的林古死命扯他的衣角,他不知怎么回复好,“嗯嗯呀呀”一声,没有明确表态。
   这时,肖斌挠头了,自言自语道:“村里你不想去,那只有进镇里了,镇里重要岗位都满编了,也没有空缺,做什么好呢?”
   话音未落,陈志平的手机响了,是溪水镇派出所曾福庆所长打来的,曾所长在电话里汇报了一件事,陈志明听完满脸的喜色。肖斌问什么事你这么兴奋,陈志明说:“你们镇里的城管队长周小满昨晚搞六合彩被抓了,正好给他腾出位置来了!”他指了一下对面的王荣。
   王荣一听,中了彩票一般,全身一震,心口狂跳。
   “好好干啊!年轻人!跟着肖镇长干,前途无量啊!”
   四十出头的陈志明仿佛老革命一般的口吻,勉励着惊喜万分的王荣。
   王荣给每个人倒了一杯酒,自己一口气干完,动情地说:“陈局长,肖镇长,还有林哥,你们都是我的再生父母,以后我王荣若有出头之日,一定忘不了你们三位!”
   “行了,行了,也是你运气好。上个月镇里的伍书记出了事故,新的书记又还没到任,这里暂时还是我说了算,要是过个把月,可就难说啰!”肖斌喟叹了一声。
   林古紧追不舍,问王荣:“什么时候上班?”
   肖斌说:“下周吧,周末先过下会,走下程序,到时我会通知你的。”黑龙江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吗?r />   王荣一听,心又抽紧了。
   酒席将散,四个人走进院子,肖镇长挨着陈局长的身边在窃窃私语,王荣只听到一句,肖问陈:“镇里书记的事怎么样了?县里究竟怎么个意思?大哥你一定要多多帮忙啊!”
   陈说:“放心,放心,我给李书记说过两次,问题不大。”
   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个周。周三下午三点,王荣还在家中睡觉,破旧的三星手机突然叽叽叽地响起,他犹犹豫豫不想接听,看号码是陌生电话,怕是要债的。
   他刚想去接,老婆抱着孩子,挤着眉眼死命摇手。
   电话停了,马上又第二次打来,王荣灵光一闪,莫非有什么好事?老婆一转身,他接听了,“王队长吗?”一个客客气气的声音。
   “王队长,哪个王队长?”王荣老婆一转身,满脸狐疑的表情。
   “你打错了吧,我不是队长呀!”
   “你是不是王荣?林古的亲戚,镇政府前面卖摩托那个林古老板,你认识吗?”
   “认识,认识!我是他的亲戚,我是王荣。”
   “我是党政办主任小梁,王队长,你下午三点半马上赶到镇政府报到,肖镇长要见你。昨天镇里下了文件,任命你为城管队队长了。”
   “好!好!好!我马上赶过来!”
   摩托车坏了,几次发动不了,王荣顺手往墙角一推,骑上老婆的破单车急匆匆地出了门。路过那个水沟时,他又一次摔下了沟。这一次半身湿透了,他顾不上回去换衣服了,直奔林古的摩托车店。
   林古也得知了消息,正迎在门口,一看,急忙找出一套藏青色西装给王荣换上,又掏出梳子摩丝给他梳了一个油光闪亮的干部发型,然后拿镜子一照,呵呵地笑了,说:“你这干部派头出来了哦!”
   王荣一看镜子,也笑了,说:“还差一双皮鞋呢!”
   林古脱下自己脚上的新皮鞋,跟王荣对换了沾满泥巴的白球鞋,说了声:“去吧,好好干!发达后别忘了我哦!”
   “放心吧,绝对不会忘了你的!”林古拍着胸脯发誓道。
   林古的摩托车店离镇政府大门至多也就二三百米,但林古坚持开上他崭新的黑色上海大众车送王荣过去。很快就到了镇政府大院,当王荣豪迈地下车那一刻,他心里窃喜,属于他的辉煌时代到来了!
   下午在三楼办公室里,肖镇长跟他聊了二十多分钟,勉励王荣好好地干,要尽快让溪水的镇容镇容镇貌焕然一新!
   第二天一早,王荣带着两个年轻队员开着城管队的敞篷执法车沿着溪水大道巡逻,整顿各种小摊小贩乱摆乱放行为。那天正是圩日,街道很堵,他自西向东沿路赶走了七八个摊贩,有卖青菜的,卖香烛的,卖竹器的,卖扫把的,卖老鼠药的,算命占卜的。
   路过林古的摩托车店时,队员张文明望着门外横七竖八的摩托车,还有凉棚大伞,请示王荣:“这个怎么办?”
   林古在店内喝茶,看到王荣,他立马起身热情招着招呼:“王队长,快进来坐一下,喝杯茶啊!”王荣上了车挥手笑了笑,说“有事!有事!”急忙示意小张开车走人。
   车子继续前行,王荣掏出手机,给林古发了一条短信:“林哥,近日市容整顿,请支持一下工作!”
   十二年一晃而过,王荣升任惠南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
   春节前夕,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回来了。坐在宽敞的进口新越野车里,路过林古的摩托车店,看到林古在店里正悠闲地喝着茶。
   司机张文明有意放慢了车速,小心翼翼地问:“县长,这里要不要停一下?”
   王荣紧闭着双目,摇了摇头,只交代了一声:“下午三点要赶回城里开会,布置全县扫黑除恶工作。”
   ……

共 404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本文标题:【荷塘】升官记

本文链接:/jbyw/99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