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守望苗寨的阳春

摘要:我们走出校门,来到那条弯弯的小路,走在田间地头上,呼吸着五月阳春田野的馨香!阳光从山头斜洒了过来,他走在前面,一个瘦小的个子肩负着苗山村教育的重担,脊背明显压弯了!前面的路还长,龙心亮老师,一个苗家血性男儿,一身清贫,一身豪气,满腔的激情,他要一辈子守望苗寨的阳春! 我一直默默的崇拜一位28年如一日扎根苗寨村小,最受苗乡人爱戴的优秀教师:龙心亮。今天,星期六,我要专程去夯吾苗寨拜访他。   上了中巴车的我,心里忐忑不安,我不是记者,不是领导,这样冒昧地去,他会接待我吗?   四十多分钟的车程,车子在苗寨停下了,我来到苗寨的旅游售票处,两个导游在里面等游客,我们攀谈一番,得知,夯吾苗寨在国家领导人贾庆林和温总理来了之后,旅游业开得越来越红火。“我找毛坪小学的龙心亮老师,晓得他家住哪儿?”导游热情地说:“那老师很负责,他家就住在旅游主线的大路边上,我带您去!”我们刚走到路口,导游就说:“那个在猪栏边舀粪的人就是龙心亮老师!”我欣喜地笑着说:“他准备做农活去,被我逮着了!”导游说:“我们赶紧点儿!”我们走到边,龙老师挑着一担满满的猪粪走在路口了。我喊:“龙老师!”龙老师,转过身来,看见我们,“我找您有点事。您先忙,忙完了,我再来!”龙老师笑着说:“我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来回要一个小时,我的事可以放放。”我说:“您可以陪我一起看看您的学校吗?”龙老师爽快的说:“好!”他的声音是嘶哑的,显然是长年的复式教学造成的,他瘦小单薄的身子,穿着一件好多年前流行的黑色夹克衫,一件皱皱巴巴的黑色西裤,一双凉鞋,一口的笑脸,脸晒得黑黑的!高度近视,讲话做事,斯斯文文的。龙老师“嗯!”的一声起肩,看似轻松的挑起那担粪走在石板路上,稳稳的放在自家猪栏边上。龙老师明白我的来意,回来就笑着说:“我做的事情太平凡了!”“我带你去看看学校。”在长长的石板路上,他走在前头,我跟在他身后。   我心里美滋滋的,龙老师平易近人!我说:“您每天都走这条路?”他说:“至少走三次。”我们穿过天下第一大苗鼓表演场,踏着石级,一直走到寨子最下面,这时,一条吊桥悬在清澈的小河上,迎面走来了一群游客,摇摇晃晃的在吊索桥上,都在那里厉声尖叫,孩子们一个个都很年轻,一看就是大学生,问起他们哪里来的,孩子们说是郑州的一所师范的大学生,问起他们这里好玩吗?他们一个个都抢着回答:“好玩!”我们踏过吊索桥,来到河的对岸,沿着一条弯弯的田间泥泞小路,往前走,一路上,龙老师叫我小心,担心我踩湿鞋子,龙老师走在前面,哪脚上,哪脚下,哪儿会有一滩水,他了如指掌!时时给我提着醒!多少个日出,日落,在这里,龙老师背着年龄小的孩子,像织布的梭子,在寨子和学校间穿梭,守护着苗寨孩子们的成长。脚下的月亮田里的秧苗正在吐绿,生长,还没有插秧,大部分月亮田灌满水,亮晃晃的在阳光下晒着!头上是一坡坡茶园,苗家人或采摘茶叶,或除着地里的杂草,包谷苗,黄豆苗,南瓜苗都已撑出地面,在美美的享受阳光!   我们大约走了20多分钟,几拐就欣喜的看到一所崭新的学校:毛坪小学!河对面和前面有一个大大的寨子,龙老师说:“上面是上毛坪,我们寨子是下毛坪。学校在两个寨子的中间,方便孩子们步行。”龙老师打开大门。我们走进校园,干净整齐!墙报上一张张照片,都是国家领导人和师生的合影。走进龙老师的办公室,里面布置得井然有序,一幅大照片挂在正中间,下面是一排奖状,全是最近几年的学区教学质量一等奖!   我们在办公桌前坐下,开始随意轻松的攀谈,龙老师出生于1966年,今年有48岁了。1986年7月,刚好20岁的龙心亮怀揣着一颗扎根苗乡村寨献身教育的壮志,领取了第一个月66元钱的工资,买了锅儿瓢盆,带领去完小上学的一寨孩子,走上40多里长长的铁路隧道来到墨戎镇上,他还要一个人背上全校学生的课本,单独翻山越岭走上40多里的山路去人生教书生涯的第一站:九龙小学。九龙小学,说是学校,其实是个四通八达的木房子,20多个学生,没有电,没有校舍,在一个民办老师家里住了两年,这里寨风不好,被小偷偷了几次钱和国库券,有一次被偷了一个月的工资,偷了两床被子,龙老师当晚就没被子盖了,在学生家里搭宿。没了钱买菜,就上山去扯野菜!没有米就到村民家去借,发了工资才还清。在那个山包包上,龙心亮干了四年的复式班教学!给村子扫了四年文盲!把那个四通八达的木房子里,用自己的工资买瓦添瓦,买板子装好四壁!在这里,龙老师收获了第一份教育的丰收硕果,老百姓和学生都很喜欢他!他还收获了爱情!他小时候的青梅,邻家女孩,早对这个大哥哥倾慕已久,羞羞的谈起了恋爱!1989年结了婚。这段婚姻注定了龙老师献身苗山村的教育。妻子支持他献身教育事业。   常言道:三年造就一个好老师,龙老师在九龙小学的四年造就了一块成熟的砖头!龙老师就是一块砖,一口苗语,哪里需要就抛向哪里!那年,龙心亮老师背起锅儿瓢盆扛起学生课本,走进第二站桐木小学,这所小学是典型的一人一校!上完课,他还要步行去高山凹里背水,他在这里一干就是9年!在这期间,有一个学期还调去了排布小学任教一个学期。桐木小学开始也是木房子,建在一个山包包上,担任一、二年级四个头的复式班教学。在那个山包包上全是坟地,据说,一个刚毕业的老师调到那里,一个学期,身体衰弱,到处查找不到病因,后来,领导把他调到中心完小,衰弱的身体自然就好了。家里大人都说是吓落魂了!这所小学离家40多里,相对九龙小学要好多了!在这里,1995年生了第一个孩子,取名叫海滨!后来小女儿叫海溶。说到这里,龙老师满怀愧疚的说:“目前,我还没实现带妻子看海的愿望。”妻子分娩只请过一天假。由于龙老师工作的踏实,为人的忠厚,桐木老百姓很爱戴他,每到过年杀猪宰羊,家家都要上门请龙老师去家里饱吃一餐,平日里有个好事,炒个好菜,都会想到龙老师!说到这里,龙老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说:“金杯银杯都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问起龙老师的特长,龙老师说:我只喜欢锻炼身体,打篮球,跑步。在课余时间带孩子们跑桐木水库边边的小路!那时候,家家养的孩子多,大部分家庭开学交不起学费,龙老师上门接学生回到学校,他说:“孩子们的阳春不能耽搁!”那时候还没有国家的“两免一补”龙老师取工资替学生交学费,有些特别困难的学生读三年书都是他出的学费。这段时间里,建起了一栋满意的砖房子学校!龙心亮老师爱学生、爱学校、爱村民的的佳话现在村民还啧啧赞叹!一个寨子的人都舍不得龙老师调走。   孩子小,父母老了,学区校长把龙老师调回本寨子毛坪小学。于是,龙新亮老师开始了第三站的教学,有一次,开学了,翁草小学还没安排老师下去,学区校长来到茅坪小学,准备动员四个老师中某一个老师去,龙老师,一听就爽快地说:“我去!”在翁草小学支教了一个学期,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爱戴,乡亲们都舍不得他走。龙老师回到原单位,继续任教两个班的复式教学,兼学校负责人的工作。在打工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时候,龙老师的妻子也很想下海打工挣钱,两个孩子成绩优秀,都先后考进城里学校读书,两个70多岁的双亲常常生病住院,妻子丢不下老小!妻子送好猪头狗饭,还要照顾老小,犁田种地一肩扛!养猪养羊发展副业,但是,还是承受不起经济负担,有句话叫:屋漏偏遭连夜雨!2009年7月21日暑假,久旱,寨子半夜起火,由于火势大,只逃出来一家人,整个家都化为灰烬!一床被子,一包谷子都没有抢到手!他惋惜的说:“可惜妻子一个冬天在山上磨骨头熬夜烧的2000多斤扎木炭”“烧掉了双亲的老屋!”说到这里他的眼角有点儿湿湿的。第二天,父老乡亲们都在烧焦的屋场哭泣!全家老小把家搬到学校40平米的一间教室里居住,龙心亮老师,泪流在心里,乐观的鼓励大家积极灾后重建!政府部门也捐了资金,他的爱人一人扛起这重担,灾后重建,龙老师没请过一天假!都说:老天爷长着一双大眼睛,会眷顾好人!但是,10月26日那天,房子还没有建成,新房子刚好造好架子,当时,还住在学校的老父亲正在劈柴,一刀下去,就脑溢血,倒在地上,说不了话!龙老师把奄奄一息的爹抬到新屋,爹就断气了!龙老师扯一块大油布,在新堂屋那里搭起灵堂,请来道士先生给父亲念经,那个场景谁看谁哭!老人一辈子忠厚老实,还是一个勤劳苦干的木匠,盖起过两栋房子!都是两层楼五柱八的大木楼!第一栋刚起好,修路,就拆了,当时国家没有搬迁补助,第二栋房子,全是上等的杉树料,一把火烧了!说到这里龙老师喉咙有些哽咽!老父亲才送上山,一家人都在悲戚中埋头苦干!接着,10月4日,10岁的小女儿从6米高的山上摔下来,不省人事!送到县医院,县医院不收,送到州医院,医生诊断颅内出血!孩子昏迷10多天,就像一个植物人,龙老师的心被击碎了!输高压氧要人守住,为了不耽搁教学,龙老师守夜班,妻子守白班!后来,奇迹出现,孩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出院时,主治医生说:“孩子命大!”这次住院花去了3万多元,都是从乡亲们那里东挪西借凑来的。这笔债务,龙老师一家老小省吃俭用还了几年。不幸中的万幸,孩子回到学校,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   也许是老天爷的眷顾,2012年5月25日下午5点左右,温家宝总理在调研武陵山区扶贫坚攻考察时来到毛平小学,于是,龙心亮老师和他的学生接受了温家宝总理30分钟的采访,得到温总理的称赞:“你26年能坚持在村小工作,很不容易!”同年12月23日获得了“第六届运达乡村教师奖提名奖”!这是龙老师的最高奖。建起了这所漂亮的新学校。我们走出办公室,走进楼梯间边上的图书室,这里藏书2000多册,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所有的书翻薄了,但是,每一本书,没有一个角是卷皱的!营养餐工作间那样整齐井然有序!里面有一张床,龙老师说:“每天晚上我都睡在这里!学校离寨子远,怕被盗。”问起他的妻子,龙老师笑着说:“是的,她很支持我的工作,去年学校搞建设合格审核,我忙写材料,三餐饭都是她送到手!爱人没文化,帮不了多少忙,每个学期开学都要来学校打扫卫生!”问起孩子,龙老师眼睛就亮了,大儿子今年高考,小女儿在县一中初中部读初二!老母亲,这两天身体也好些了!提及现在的留守儿童,龙老师叹了一口气说:“孩子的阳春耽搁不得!父母都打工去了,孩子们的心理问题有待解决,性格都孤僻,需要多耐心的关心交流,多热情鼓励。”龙老师一直用微薄的工资资助交不起学费的学生,到目前为止,已上万元!龙老师说学区领导多次要调他去中心完小任教,他都拒绝了,他读师范的目的就是为了回苗寨教书。   我们走出校门,来到那条弯弯的小路,走在田间地头上,呼吸着五月阳春田野的馨香!阳光从山头斜洒了过来,他走在前面,一个瘦小的个子,却肩负着苗山村教育的重担,脊背明显压弯了!前面的路还很长,龙心亮老师,一个苗家血性男儿,一身清贫,一身豪气,满腔的激情,他要一辈子守望苗寨的阳春! 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好武汉公立癫痫医院随州那里能治疗癫痫病武汉羊癫疯的治疗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