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坐拥爱晚亭

破坏: 阅读:4835发表时间:2013-01-14 17:09:51

【写在前面】
   在湖南长沙学习日子里,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爱晚亭。这当然得益于杜牧的那首诗了,其次就是岳麓山下当年那些激扬文字的学子们,在他们中间出现了多少为国敢于担当叱咤风云的人物。我想,在那里极目远眺,望见的不仅仅是长沙城、北去的湘江,还有整个中华大地。我常常为近代史上的中国出现那么多的湖南人而感到纳闷。
   这次来湖南学习,我似乎解除了这种纳闷,我想,爱晚亭的满山红叶,爱晚亭的那种静谧不能不说一点作用都没有。所以,自读过杜牧的那首诗就向往着爱晚亭,2010年的4月下旬来过一次,那次来爱晚亭也是一片翠绿,不见一枚红叶,也是人头攒动,几乎找不到一处安静的角落。这回是10月下旬,想着金秋十月,该见几片红叶了,但还是一片浓绿,还是人头攒动,还是云锁湘江,望不到整个长沙市的城郭。所以,与几个同学走到那就不想再走了,尽管有同学吆喝着往山上走去,我仍是不想再走了,只想在一处静静地坐一会,想想自己的心事。心事想出来了,也写出来了,但却不想挂在这里,怕是不适宜大环境的要求,因为什么?因为近来看到一些地方为了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不切实际地提出了发展GDP的超高指标,在这样的指标要求下,生态环境能成承受得了吗?我们究竟要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建设成什么样的呢?一时间,我似乎理解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会打破头了往国外移居。这几日,看着内地多个大城市雾霾密布,几乎成了杀人的毒气,这才想着挂出这篇文章与朋友们共勉。
  
   走到这里,就再也不想走了。
   尽管这里依然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也不时有人叫嚷着往山顶上奔去。据说顺着那条蜿蜒的小路攀援上去,可以瞻仰到几位英雄豪杰的坟茔,还可以观赏到长沙市的容貌,或者天气晴朗的话,还可以目击到那南来北去波光粼粼、跃金耀银的湘江,吟几句伟人的诗句:“橘子洲头,湘江北去”从而大发一番感慨。但我实在是不愿意再往前走了。我只想寻个旮旯角落坐下来,静静地端详一下那红亭。
   红亭不大,就一个,孤孤零零地兀立于石矶之上,熠熠生辉。亭子所处的位置三面环山,东向开阔,有平纵横十余丈。亭前有池塘,池水清澈,桃柳环绕成行。山下300米处便是岳麓书院。岳麓书院,是楚湘文化灵魂的聚集地,凡在岳麓书院熏染过的人,大多是灵魂有形的文化人。偶有闲暇时光,岳麓书院的学子们,便会拾级而上,来这里观赏岳麓风景,使自己的灵魂像鸟一样欲展翅飞翔。
   不必说了,这个红亭便是爱晚亭。它像是有形的灵魂。你瞧,它亭形为重南昌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檐八柱,碧瓦飞檐,亭角飞翘,自远处观之似凌空欲飞状。内为丹漆园柱,外檐四石柱为花岗岩,亭中彩绘藻井,东西两面亭棂悬以红底鎏金“爱晚亭”额。
   据说,爱晚亭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七年,即公元1792年。才建的时候,因周树木繁多,尤其是到了晚秋时节,一树一树的枫叶满山红遍,便命名为红叶亭,后因了无诗意,便取了唐朝大诗人杜牧《山行》中的诗情画意,改红叶亭为爱晚亭。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初读这首诗的时候,以为诗里描写的就是岳麓山中的景色呢,并且想像着那是一幅色泽鲜明诱人入胜的风景画:窄窄的一条石径曲曲弯弯扶摇直上,渐渐隐入云雾缭绕的山林深处。可也就在这样的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地隐匿着几户农家屋舍;那一树树红透了枫叶,正散发着如火般熣灿的红光,比那二月里的春天盛开的花朵还要红艳争香……
   步入诗的意境中,人也就仿佛变成了一种云,轻飘飘地随那清爽的山风窸窸窣窣地往山麓上飘去;又像是星星点点的毛毛雨,极轻柔地沾黏在每一片枫叶上,汇聚成晶莹的露珠,像是情人的眼睛,定定地凝望着什么,挥之不去,拂之又来;还仿佛是路边窄窄斜斜弯弯曲曲叮咚作响的山涧溪水,窃取了什么人间喜事,一路欢快地向山下奔去。
   是的,几十年的人生奔波,我好像已经厌倦了尘世里的名利纷争,厌倦了不计后果的物质发展。据说,前不久一著名作家因患抑郁症自杀身亡,追根溯源,还是为着仕途上的升迁,这让人真是匪夷所思,原本看似已经将这一问题看得透透彻彻的人,写了那么多的让人境界高尚起来的文章,最后的结局尽然是自己跳不出那个怪圈,仕途扼杀了多少有才华的人士啊;据说,南方已是有河皆污,单是看那天空,春日或夏季里,若是无雨水天气的冲刷,便长久地被烟云笼罩,难见蓝天白云,压抑得让人真想大喊几声。据说即使是要云开日出,天蓝水碧,非数十年不间断的治理才行;而我的西部,我的那一片青青芳草地的天空也开始间或有乌烟阴霾笼罩。因而一个时期以来,我真想回归到那虽说是有些艰辛但却平静干净朴实的日子中去,虽然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枉然。所以我只好无奈地依然想着早年读诗时所获取的感受,而且每每见到这样的风景,就想放慢脚步,寻一处地方,一个人静静地欣赏一些什么,心里想上一些什么。
   欣赏什么呢?欣赏这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流吗?不是。
   想一些什么事情呢?想再回到古人酿造的诗歌里的氛围中去吗?显然不现实。
   究竟为什么?我说不上来,只觉得自己该寻觅一处静谧的地方,让我的脚步慢下来,不再奔波,让我的身心放松下来,不再疲惫,不再为那一味的物质发展说一些违心的话,唱一些违心的赞歌,只想悄然地与这浓密的树木融为一体,想一些自然与心灵上的事。自然界有心灵的跳动吗?自然界的心灵与人的心灵会有共鸣声吗?我想,或许自然界的心灵就是那清新的空气、明净的河水,倘若这两样被污染或者破坏了,整个世界肯定会死气沉沉,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即使物质再丰富,也压抑而久久不能快乐。那么人呢?人的心灵被污染或者破坏了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呢?唉,我说不上来,我只知道,心灵上的事,往往是人之本真意义上的事。而且我也知道,静谧久了,人的心灵自会有清凉的风吹来,拂去你满身的灰尘;自会有山间明月悄然升起,伴你静静地悠然思绪,或与我窃窃絮语。这个时候,人自然会返璞归真,会与自然界产生出美妙的共鸣声的。
   这样想着,便在一苍老的橡树下的木椅上坐着,安然地凝望着那四个翼角高高翘起、上面镶有绿色琉璃瓦的爱晚亭,望着支撑起亭子的那四个廊柱和那红底鎏金十分醒目的几个字:爱晚亭。
   据说,这几个字是一代伟人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写下的。虽说是年代久远,但仍彰显着一种灵秀俊逸洒脱之气势,足可见共和国成立之初,一代伟人的心境和那个时代的阳光是多么的富有朝气和蓬勃向上的活力。亭内还立有碑石,上刻一代伟人手书《沁园春?长沙》的诗句,其书法依然是笔走龙蛇,雄浑自如,使得这古亭更显流光溢彩。又想起当年一代伟人青年时节在这里求学读书,与几个好友常在这里坐拥读书,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想想看,当秋高气爽,满山枫叶红遍,白云悠悠地漂浮着往山头上涌去,一行行大雁鸣叫着向遥远的北方飞去,置身于这样的环境里,又是那样深度地了解了国情民情,你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你的胸臆间会产生一种天高志远的情怀吗?会为着实现一种情怀而一辈子拥有一种坚忍不拔攀援不止的勇气和力量吗?
   只可惜,时下里的深秋,已与古人诗书里的深秋景色完全不一样了,那时的节令十分准确,而现在,随着全球气候的变化,时节的差异越来越大。这不,虽说已是深秋了,但仍未见枫叶飘红,大雁高飞,而且由于烟云阴霾所致,全然看不见岳麓山下的长沙城貌,更看不见悠悠北去的湘江水了。清丽的山水已被尘浊的烟云遮蔽,目光所及的翠色骤然间成了颓绿,在黄昏的哀怨中隐去勃勃的生机,一时间便觉着心中的万里河山也静止、沉寂,默默地思索着什么。
   这时,一阵山风飘来,心里有了些许丝丝的凉意,浑浊的眼睛开始清新,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旦没有了清凉山风的吹拂,思想一拐弯,看到的总是满处愁云,心灵的空间也多呈现出忧郁的色彩。自己也常嘲讽自己,一个世俗的人,干嘛不能弃绝尘缘,总是杞人忧天整日个一脸的愁云呢?仿佛就你忧患天下,仿佛上千年的愁云都写在了你的脸上。
   果然,这个时候我的心境依然如此,你瞧,那被灰色的乌云包裹着的太阳渐渐西沉,宛如充满了忧伤,惆怅地与我作别。虽说来长沙的这些日子里,我始终没有面见它的真面目,虽说长沙已是高楼林立,人头攒动,但我觉得它仍是不愉快的。或许正因为它的不愉快,它的多日的不能面见大地山岭,才使得它收回了那温暖的光芒,也使得时令季节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该红的时候不红,不该绿的时候却依然绿着。
   这个时候,人流依然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地涌上来,围着亭子长久地凝望着什么,也有长叹一声黯然离去者。哀叹什么呢?是因为寻觅不到红叶大失所望吗?还是人头攒动,嘈杂声此起彼伏所致?我不知道。但我想,要想探求到杜牧《山行》一诗中所描绘的意境,怕是不大可能了,因为爱晚亭已经没有了静态的美。遂想起十多年前读过一篇湖南籍作家的文章,那个时候爱晚亭落寞静谧,一两个、三四个人上来,还能寻觅到那份幽深静寂的美,但有关方面采纳了此公建议后,加大了商业运作力度的操作,一连主办了几届“中国岳麓山红枫节”,使得慕名而来的游河南哪家癫痫医院专治癫痫病客络绎不绝,嘈杂声不绝入耳,物质的效益确实可观,但那种只有在幽深静寂方能产生的诗意之感,从此杳无踪影。不知道那些逝去的故人真见了今天的模样,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还会意气风发、激扬文字吗?我想,许多时候,我们这个时代迫切需要的不是这个节那个节的,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因为有灵魂的文化来源于心灵上的宁静与祥和,而不是嘈杂和热闹。
   唉,我这已是两次坐拥爱晚亭了。
   长沙的朋友见我如此落寞丧气,便说:下回吧。下回初冬的时节来。
   为什么?
   因为游览爱晚亭最佳时节在初冬,那个时候,人迹稀少,经过深秋的霜染之后,满山枫叶红遍,一阵山风吹过,枫叶就随风漫天飞舞,像无数翩跹的彩蝶,沸沸扬扬,你定会是像喝了醇香浓烈的酒一般,沉醉其间而流连忘返。
   听着朋友的描述,希望之火又重新在我的心中点燃,我知道,爱晚亭与安徽滁县醉翁亭、杭州西湖的湖心亭、北京陶然亭公园的陶然亭统称为中国四大名亭,并且皆有浓厚的文化底蕴。亭在,文化就会重生。只是文化总是在苍凉的路上前行。就如杜牧的那首诗,虽说时过千年,却依然穿透千层云雾,敲击着我的心。即便是再物欲横行的世界,也淹埋不了这首诗所具有的穿透力。
   这样想着,我像是坐拥着爱晚亭,穿过千年的时空岁月,如一位踽踽独行的旅人,吟诵着杜牧的《山行》,眼前呈现出“霜叶红于二月花”情景……
  
   2013年1月3日改于伊宁煮书斋

共 411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有哪几家/form>

本文标题:『流年』坐拥爱晚亭

本文链接:/wgwx/100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