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百味】如梦初醒

一、我总是在笑,可从来没有一天是真正快乐的。
  
   “呐,快看快看,那个就是宁静,咱们学校公认的校花。”
   “呀,好漂亮呢,这样的女生真的不是花瓶吗?”
   “呸,宁静又考了我们年级第一,足足比第二多出十几分,她可是才女。”
   宁静背着书包,听着身后的低声私语,眉头不经意一皱。他们又在把自己当成茶余饭后的谈点了,她并认为自己有那么好。
   可人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把自己的看法强加给别人,眼中认为是怎样就觉得事实理应如此。
   一个人说街上有老虎,你不信。两个人说街上有老,你半信半疑。那一群人说街上有老虎呢?你深信不疑。
   呵,真是可笑!一抹自嘲缓缓漫上宁静的嘴角。一路上的的脚步有些匆忙,以至于她忽略了前方的骚动。待她反应过来时,女孩的身影已在瞳孔急剧放大。
   天!她在做什么?百米冲刺么?“啊啊啊!”伴随着女孩的惊呼声,宁静的心声,两人华丽丽地上演了一出“火星撞地球”。
   宁静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女孩知道是自己的错,顾不得发红的小鼻子,态度十分诚恳:“对不起,我不应该跑那么快的,你没事吧?”
   闻言,宁静只好甩了甩晕眩的脑袋:“没事,你…”她还想说点什么,女孩却在看见她面容时,徒然瞪大双眼:“你…你是宁静?”
   以她在学校的知名度,想来女孩认出她来也见怪不怪了。?果然…似乎应证了她的猜想,女孩抓住她的手臂:“我在光荣榜上看过你的照片,每次都排第一呢!”
   女孩直直地看着她,眼里满是崇拜。这种眼神她看到过很多次了,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般令她动容。
   这个女孩的感情是如此直白,给她的视觉冲击太过强烈。在那短短的几秒钟里,她几乎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光芒万丈,万人膜拜的天之骄子了。
   可惜只是以为,仅此而已。她努力的想要成为那种人,可她自己都不会发光,又怎能温暖别人?她清亮的眸子瞬间暗淡下来,如同被浇灭的火炬。
   “我叫夏微,我们交个朋友吧!”夏微的语气很快,一鼓作气的那种,充满了朝气。宁静才发现,她的手不知何时,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明眸皓齿,肌如凝雪,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面对这样热情的夏微,她想拒绝都难。
   回到座位上,她意外的收到了一张明信片。短短五个字:喜欢你的笑。言简意赅,落款是苏宸。龙飞凤舞的笔迹,一如他神采飞扬的人生。
   她知道苏宸,学生会会长,风云人物。她笑了笑,毫不犹豫的把明信片丢进了垃圾桶。她总是在笑,可从来没有一天是真正快乐的。
   那么多人说喜欢她,可真正喜欢她的人又有几个?他们喜欢的,真的是她这个人吗?不…他们喜欢的,不过是她华丽的外表。她的心已空,千疮百孔,住不下任何一个人。
  
   二、总有一天,我会强大!
  
   是夜,整座城市依旧灯火通明。宁静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下方的人群喧嚣。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开心的,愤怒的,凄凉的…但这些都与她无关,不是吗?
   街道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不停,但在她看来却暗淡无光。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呢?看不出悲喜无常。
   她“咻”地一声拉上窗帘,视线顿时陷入无尽的黑暗。诺大的房间空荡荡的,没有开灯,只有墙壁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回响。
   这样很好,不是吗?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听歌,一个人生活。不用理会他人的眼光,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她不想再假装。
   她真的累了,面具戴得久了,她都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了。
   “天上的星星低垂,地上的玫瑰枯萎…”悦耳的铃声响起。宁静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女人”两个字。
   她划过接听键,“小静,最近好吗?”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她的眸子闪过一丝厌恶,语气也不由得冰冷了起来:“我很好,没有你的打扰我会更好。”
   显然,对于宁静的态度,女人习以为常:“小静,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们都很想你。”
   她的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笑:“想我?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不需要。”女人有一瞬间的沉默,旋即声音有些哽咽:“小静,我是你的妈妈呀,你一定要这样…跟妈妈说话吗?”
   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她,早已梨花带雨。她总是这样,动不动就在自己面前装柔弱,真是虚伪!“妈妈?你确定我是你的女儿?”宁静面无表情。
   她都快忘了,原来她还是有父母的。咦?让她想想,他们长什么样?大眼睛?柳叶眉?还是薄嘴唇?
   她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女人叫她回家,家?那个漂亮的大房子吗?那是她的家吗?也许是,也许不是。
   女人开始小声地啜泣:“小静…当初是妈妈不对,可是…当时情况危机,我迫不得已才…”
   “迫不得已才丢掉我,是吗?”宁静笑,只是笑容不达眼底。瞧,这个女人那样柔弱,却狠得下心抛弃她!
   公司倒闭?仇人追债?迫不得已荆门看羊羔疯哪个医院好才把尚未满月的自己丢下?她以为是在演电视剧吗?鬼才相信!
   大人们总是这样,明明是自己的错,却总是用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无辜。
   “小静,你到底要妈妈怎么做,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女人几乎在歇斯底里。原谅?我拿刀子捅你,我跟你说对不起,你会原谅我吗?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究竟经历了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你只想自己得到宽恕!那谁来宽恕我?
   在我孤苦无依的时候,在我满身伤痕的时候,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没有你的十五年里,我不照样活得很好吗?
   就在一年前,你突然出现,说要带我回家。自作主张将我带到这里,想方设法地弥补我,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吗?做梦!
   “做梦!”这么想着,宁静也就大吼了出来。女人的声音难掩疲惫:“小静,我知道你怨我,我不怪你,我认。
   可你哥是无辜的,他回国了,你回来好吗?我们一家人团聚不好吗?”哥哥?是啊,他们还有一个儿子,一年前作为青风一中的交换生去英国留学了。
   现在要回来了吗?明明同样是他们孩子,却拥有完全不一样的命运。他高高在上,从小众星捧月。
   而自己呢?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关注,就像腐烂在泥土里的狗尾巴草。她那么西藏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努力,想要做更好的自己,不就是想要证明给他们看吗?
   那样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吧?不想再被遗忘,不想再被抛弃,不想再孤单。
   宁静的眼睛在夜色里,透出一股执拗的坚定。她没有心情再听女人说些什么了,果断挂掉电话。
   她暗暗攥紧了拳头,总有一天,她会长大,她会强大,让所有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
  
   三、你有病,我就有药!
  
   次日,微风徐徐,阳光撒满大地。宁静坐在单杆上,望着下方两队人马。每一队都约莫二十几个人,气势凶猛,眼神冰寒。
   怎么还不开打?她柳眉一蹙,有些不耐烦。不是说要一决胜负吗?不是说一山不容二虎吗?
   她都来这大半天了,他们两队人马,就只在那大眼瞪小眼。这热闹还看不看了?就在她准备一跃而下,转身离去的时候,人群终于骚动了起来。
   “看来只能用暴力解决问题了。”一队的领头人物放话了。两队的头头也不知在商量什么,似乎想要和解,但最后以失败告终。
   二队的头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要打就打,废话少说。”就这样,两人大手一挥,战火一触即发…
   “打吧,打得越欢越好。”宁静似笑非笑,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熟不知,这一幕,刚好被跟在她身后的宁霖尽收眼底。
   阳光撒满宁静的头发,为她周身渡上一层神圣的金光,美好纯洁像天使一般。宁霖仿佛看见她背后伸出雪白的翅膀,微微扇动,武汉看羊角风那个医院片片羽毛飘落,像一场美丽的梦境。
   可画面一转,她的头上长出尖尖的角,嘴角挂着恶魔的笑。稍稍侧身,黑色的尾巴便暴露无疑。
   这个女孩那样优秀,却有着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宁霖望着她的脸庞,眼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她不应该是乖乖女吗?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这一块地方有荒废的储存室,地上放满了杂物。如果是以前,出口的铁门都会上锁,理所当然也就成了学校的禁区。
   可不知从何时起,锁坏了。一些艺高人胆大的同学,便发现这里得天独厚,地位隐蔽,用来打架再适合不过。于是,这里渐渐变成了不良少年的“斗殴场”。
   开始出于好奇,想要看看她一个人去哪,却发现她干净利落地翻身上杆。还真是小小吃惊了一把,想不到她小小身板却隐藏着这么大的力量。
   接着,令他更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看着人群,眼中还带有玩味,颇有些跃跃欲试的倾向。
   如果刚才是吃惊的话,现在就是震惊了。她在期待吗?没错!就是期待,期待别人打起来!用奥卡西平治疗癫痫有用吗r />   这个想法一经成形,他就浑身哆嗦。相比起对面如狼似虎的人群,眼前的宁静才更令人感到害怕。
   现在怎么办呢?原本宁霖以为,她看到有人打架,先是惊异,然后出于正义感,应该会上前阻止。
   人群当然不会听她的话善罢甘休,就在她不知所措,焦虑不安时,自己再横空出世,来个英雄救美,岂不妙哉?
   可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宁静完全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不但不是正义的化身,还“坐山观虎斗”看起了好戏。
   她巴不得战局热火朝天呢,越激烈她越兴奋。这可如何是好?宁霖的眉间染上了忧愁。
   良久,他终是心一横,一咬牙,一个剑步冲上去,一把把她拉下来。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很粗鲁,可眼看架势越来越猛,他不想让她看见如此血腥的一幕。
   她那样干净,纯白如纸,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更不应该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宁静发现自己已落回地面。她冷冷地甩开宁霖的手:“你干什么!”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自己好好地坐在单杆上,关他什么事?
   宁霖不语,只是掏出手机打电话。她气结,这算什么?把她拉下来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暗暗翻了翻白眼,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理会这个神经病。
   潇洒地转身,她走到一棵大树底下,打算继续观战。这么精彩的戏,多想电影里面的打斗片啊,不看白不看!
   谁知仅一会,宁霖又来了。这次后者更大胆,竟然直接拉着她就跑。宁静发誓,她一直高速运转的大脑,第一次出现了短路,身体彻底死机。
   宁霖看着面容呆滞的她,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气得是,他不过是打电话告诉老师这里的情况,她竟又跑去看戏,她当真那么喜欢看别人打架吗?
   笑得是,她竟然一时忘了反应,任由自己牵着跑。嘿嘿,如果她能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
   但事与愿违,他并没有得意多久,便被宁静再一次甩开。她气得脸色涨红,手指颤抖不已:“你…你是不是有病啊?”
   他看她不顺眼吗?她站在树下碍着他了吗?他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得胡作非为!
   不知为何,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宁霖的心情竟然愉悦了起来:“你有药啊?”“你有病我就有药!”
   “你有药我就有病!”
   “我有药!”
   “我有病!”
   “……”
   呃…等等!刚才发生了什么?他说什么了?他抬头就看见宁静笑颜如花的模样。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多么愚蠢的错误,恨不得咬得自己的舌头。
   宁静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少年来,他身材修长,相貌俊朗,明明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眉眼间却还是流露出一股傲气。可惜少年空有一副好皮囊,脑袋却不怎么灵光。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他发现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同情。她同情他?有没有搞错!自己又不是身患绝症的病人,需要同情吗?
   “看白痴的表情。”她下巴一仰,没好气地丢下一句就走。她不想再和继续耗下去了,没有任何意义。可有一句话不是叫:皇上不急太监急吗?宁静无所谓,宁霖却急了。
   他冲着她的背影大喊:“我叫宁霖,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宁霖么……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可在哪听过呢?她想起明天,约好了和夏微一起跑步,自然而然过滤掉了宁霖。
  
   四、我看他,他看她,她又在看着谁呢?
  
   这天,宁静正在和夏微跑步。远远地,就看见一抹亮眼的白伫立风中。然后,令宁静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她看到夏微的速度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得飙飞快,哪里还见先前半点颓废?
   “嗨~~苏宸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夏微的脸染上红晕,心里好像有头小鹿在乱撞。看苏宸哥哥的样子,摆明了是在等人,他是在等自己吗?
   苏宸一愣,有些意外:“我是来找小静的,没想到微微也在啊。”话落,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夏微想,难道苏宸哥哥也认识小静吗?
   也对噢!苏宸哥哥那么耀眼,小静又那么出色,两人当然有认识的可能。可不知道他们熟不熟,从未听小静说过呀,苏宸哥哥也从未提及,那肯定是不熟了。
   可不熟的话,苏宸哥哥又怎会亲昵地叫她小静呢?尽管心潮澎湃,夏微还是笑道:“我和小静是好朋友,对吧?”说着,她把头转向宁静。宁静点点头,原来微微和苏宸是旧识呐。

共 11692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本文标题:【百味】如梦初醒

本文链接:/yjxs/100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