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我洁白美丽的指甲(外一篇)_1

破坏: 阅读:1199<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是公立的吗font>发表时间:2017-01-07 22:38:36
南昌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x 30px;">

一、我洁白美丽的指甲
   楼上的小邻居4岁了,欢奔乱跳的。纯洁娇美的笑脸总让我想起童年的月光——童年挥发着香甜与暖意的月光。
   未尝识得书具,不曾晓得作业。一帮小伙伴,热热闹闹,嘻嘻哈哈。于家乡场院,或门前树下,奶声奶气,对月歌咏:月亮月亮光光,大家院里长香。大姐姐,洗手来!手儿洗得白啦啦,疙瘩(面条)擀得长洒洒。那时候,我就隐约看到一素衣长裙的姐姐,从月亮中笑盈盈的飘然而下,飘然而下……我想拽住她的笑,可她忽高忽低,忽远忽近,若小小飞翔的音符,怎么都不肯停在我指间。追得累了,我们也无奈地散伙,各回各家。但月亮如此撩人,我必然还要在妈妈的怀里听她轻吟:月亮月亮光光,大家院里长香。长香插在大门上,短香插在二门上。于是,我又看到那美丽的姐姐,从大门到二门地款款走来,走来……就在我一眨眼的瞬间,已擀好一片满月般圆圆的面,圆圆的面不知怎的就飘飘洒洒到锅里,满院满院的香啦!满院满院的香里,大姐在笑,我在笑,妈妈在笑,我们的梦,也在笑。
   又是这样飞动的月光了,我 在月光的飞动里喜悦地听小邻居滔滔不绝的述说:我们的教室里有黑板,有画画,有花花,有钢琴,有剪刀,有桌子,有板凳,还有老师的板凳……那种富足带来的自豪,由爱而生的幸福,随一片月光,飞啊飞,美丽极了。忽然,她话锋一转,说她的指甲不小心碰折了,老师给她剪指甲,“老师一剪,我的指甲就粉了……”我眼前立马桃花万朵,粉嫩嫩、香噗噗、甜蜜蜜,飘啊飘。亲爱的小孩,我素不知道,春天灼灼的桃花,原来是你的指甲粉红的。
   又 忽然 ,她拉着我的手
   “我看看,叫我看看你的指甲”
   “我的指甲很难看呢”
   “你的指甲洁白的,好看呢,好看得很”
   彼时,飞翔的不仅仅是月光,不仅仅是桃花,不仅仅是香,和暖,还有我逸出胸膛的小小的心,我的心也带了香,带了甜,是洁白的,美丽的,月韵梨花香。
   我想起了我曾经的一个说说:小时候,幸福是一件很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不是幸福成长了,而是人心复杂了。一个人不管有多大,有多老,记得让自己的心里住一个小孩,天真、无邪,无形中帮自己抵御城府和腐败,帮自己保持内心的干净。就如清晨喝水,若用一颗干净的心看着那杯水,它就是洁白的,美丽的,温馨的,清雅的,而心,也因此清雅。要知道,清雅不仅仅是一种气质,也是一种品质。
   亲爱的小孩,感谢你,感谢你让我洁白美丽的指甲,追着你粉色的桃香,飞啊飞……
   二、百骏图
   爱极了传世名画《百骏图》!
   不是画家,没有天分,不懂艺术,说不好画法技巧,远焦近距,明暗映衬,只是,单纯地喜欢那些或站或卧,羊癫疯会影响人生孩子吗或翻滚或嬉戏,或交斗或觅食的马儿。眼眸轻触,便有巨大的欢悦自眼角眉梢,乃至发梢涔涔的地溢出来,掩藏不了的笑,带我飞,飞向那广阔的天空,那丰美的水草,那舒心的家园。于是,我也成了其中的一员。
   我安静地吃草。那里的每一棵草都有无限的张力,魅惑极了。吃了它,我的毛色油光发亮,我的臀体浑圆有力,生命中灿烂的东西,释放有地,悄然绽放。不仅仅吃草,我也会望望天空,望望白云,顾盼左右前后,呼朋引伴,享受绿色的自然绿色的风。我也会临水照影,看水底油油的浮萍发呆。或者,洗洗澡吧,那清凌凌的河水凉凉的打心上流过,我每一个毛孔都干干净净。我也会倚着古画似的树干,瘙痒,转圈,探寻。我不知道,是谁,留一股特殊的气味,在那里。应该,还有一份等同的郑州癫痫病患者的寿命,生命的律动呼唤我的执着。 我有最温情的画面的——小驹驹憨态吃奶,老驹驹爱的凝视。仿佛,我就是那少不更事的小驹驹,正享受着无边的母爱。那疼惜的目光,那温柔的舔舐,我只想在她怀里淘气撒娇了,我永远都不想长大了。可是,我感觉自己仿佛又是那匹老驹驹。我爱我的孩子,无限的爱。它是那么天真,那么烂漫。如果时光可能,就此凝固,就让我永远这样温柔地爱他,地也不老,天也不荒。但小驹驹终究是要长大的,老驹驹也有老驹驹的世界。所以,我有了很多的朋友。我们一起吃草,一起洗澡,一起奔跑。我在地上打滚,它们跑过来,嗤嗤的笑,还招呼远处的同伴快来看,我也会拥抱它们,那些可爱的朋友,我无需掩饰我的情感。它们也极其质感的蹭磨我的脖颈我的脊梁。同一片蓝天下,风儿多美丽,树儿多美丽,还有,那些骑马的孩子,多感性,倒在他剽悍的套马杆下,我幸福得要死。我们,所有的生命,凝望对视,彼此看不够,彼此爱不够。我喜欢那些白的马,红的马,黑的马,花的马,还有灰不溜秋强有力的马。对了,我是什么色的马呢?郎世宁啊郎世宁,你怎么就不给我一点点暗示呢?我是你笔下的马么?
   我不是马,我想起来了。我是一个人,一个从宋代汴河走过来的小女人。那是几年前的事了。 突然地,就爱上了十字绣。绣完昭君出塞时,心里悲戚得不行,恰好工作都调动了,沉重的失落感,让我深信是自己把自己绣到塞外了。于是绣“听雪” 。梅花树下,仰头,闭目,料是春天一步步走来,同事们也说意蕴很好。可是,隔着一朵梅花的距离,我的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鹤氅湿透了,还是没听到梦里江南的莺歌燕舞,于是,清明上河图走进我的眼走近我的手。那么多的人儿,碎碎小小,红红绿绿,热闹极了。我一根线接一根线的绣,心也活络起来了。活络地感觉自己粉色上衣,浅绿长裙,黑色束腰,步履轻盈地徜徉在汴河水岸,踏着仲春郊外那一抹软软的青。仿佛,又短衣束裤,在洁白的凉伞下,招呼远近过客歇息品茗……
   就那样,两年多的时光,我一直恍惚在遥远的古代,常常怀疑自己穿错了隧道,走错了时光,来到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陌生世界,所以,我与世界格格不入,事事幽昧。事事幽昧的时候,也学会了在网络里种花种草种心种绪。但是,很快我就发现,网络里的女子,似乎一个个都水色墨香 ,一个个都烟尘不染,一个个都是唐诗宋词里走出来的清雅白莲。我怯了,我再也不敢说,我是那个古画卷中走出来的小女人了。那样的清丽绝俗,怎么可能有如此庸陋的我。我终是失却了所有的世界,古代也好,现代也罢,我在世、代之外,迷茫……
   假如,那时候,我看到了百骏图的十字绣,把自己绣成一匹马,只有温情,没有薄凉,只有烂漫,没有闲愁,多好!
  

共 242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